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潇洒走一回的Blog

夫英雄者,胸怀大志,腹有良谋,有包藏宇宙之机,吞天地之志者也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礼仪之邦——中国人不该叫错的“三个称呼”  

2013-05-17 15:21:30|  分类: 人文社会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礼仪之邦——中国人不该叫错的“三个称呼” - 潇洒走一回 - 潇洒走一回的Blog 
(彬彬有礼的古代中国人) 

       现代汉语则承袭了古代汉语典雅、得体的特征。尤其和人打交道,一张嘴就是谦辞、敬语,自然要讲究尊卑长幼。谦称和敬称都涉及对人的称谓,这些语汇有固定的说法。过去有“家大舍小令外人”的七字诀:“家”、“大”,是自称长辈和平辈家人的谦称,如“家父”、“家母”或“家兄”等等。“舍”、“小” ,则完全是谦卑的自称,即当着别人称呼比自己辈份小或年龄小的家人,如“舍弟”、“舍妹”等等。“令”、“外”、“人” :令,美好的意思。凡称呼别人的家人,无论辈份大小,男女老少,都冠以“令”字,以示尊敬,如称别人的父亲为“令尊”、母亲为“令堂”、妻子为“令阃”、哥哥为“令兄”、妹妹为“令妹”、儿子为“令郎”、女儿为“令嫒”等。
        成套的外交辞令,似乎在骚首弄姿,很虚伪;但是,作为礼仪之邦的中国人,应该具备这点基本常识,否则,就会弄巧成拙、贻笑大方。以下是三个很容易用错的称谓,挑拣出来,请列位上眼吧。
 
       一、乃父、乃师——不是他的父亲、他的老师;而是你的。
 
礼仪之邦——中国人不该叫错的“三个称呼” - 潇洒走一回 - 潇洒走一回的Blog

(诗人陆游给子孙留遗言)

       这个近乎文言文的称谓,经常被现在的文化人揪出来引用。最常见的是领导讲话、序言后跋之中,大人物要摆摆老资格、说说“想当初”,便以客观公允的语气,联系人家的先生或者祖宗十八代:“某某人,作品如何优秀,风格如何突出,颇有乃师(或者乃父)之风。”本想拉些老人、名家来陪绑,孰料,搬来个驴唇不对马嘴的“称呼”,没做成好人,防到辱没了自家名声。“乃”,是第二人称代词,“你”的意思;而不是第三人称代词。陆游在《示儿》诗里说:“王师北定中原日,家祭无忘告乃翁。”乃翁,是“你父亲”,代指诗人自己。看来,把第二人称、第三人称颠倒了,意思就非常滑稽。

       二、夫人——不要这样叫自己的老婆;应该留给别人的太太。

      这个称呼遍地流。特别是打领带、坐席面的场合,那些和老公在一起的女士,常被尊称为“夫人”。这样抬举别人的老婆,当然可以;偏偏有人鹦鹉学舌,向别人介绍自己的老婆,也说:“这是我的夫人。”《辞海》里明确标注夫人这一词条的五种解释:1,周代称诸侯的妻子;2,古代称帝王的妾;3,命妇的称号;4,妇人的尊称;5,尊称对方的妻子。可见,称女士为夫人往往是礼多人不怪,在家里,跟自己的老婆叫夫人也无可厚非,但最露怯的是,在正式场合向别人介绍自己的老婆,张口闭口叫“我的夫人”。古代妇女没资格抛头露面、登堂入室,男人们便牛哄哄地谦称为“拙荆”、“贱内”、“内子”,显然,这种老掉牙的词儿已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箱;但在大庭广众之下介绍自己的老婆是“我夫人”,似乎就有点脸皮厚了。

 老婆这个称谓,很多大陆人以为源自港台,其实不然。此称谓古已有之。老婆最初是指老年妇人,北宋王晋卿诗云:“老婆心急频相劝,令严只得三日限。”此处老婆指主持家务的妻子。此后民间多称自己妻子为老婆。

 妻子是老婆的“标准职称”。《说文》里讲妻 “从女从工,又持事妻职也”。《礼记·曲礼下》载:“天子之妃曰后,诸侯曰夫人,大夫曰孺人,庶人曰妻。”看来那时妻只是平民百姓的配偶,是没有身份的。还有一点,古文里妻子有时是指妻子和子女,如杜甫诗“却看妻子愁何在”。这里也道出了“夫人”之称原来是指诸侯的正妻。

 太太。这也是对妻子的尊称。怎么来的呢?周文王祖母叫太姜,母亲叫太妊,妻子叫太姒,太太由此而来。

 内人、内子、贱内。这是古代男子在别人面前对妻子的谦称,不过贱内也是蔑称。民间现还有堂客等称谓,与之相应。

 拙荆、执帚。这也是对妻子的谦称。东汉梁鸿妻孟光生活简朴,以荆枝为钗,因以拙荆谦称妻子。

 浑家。这是古人谦称自己妻子,意思是不懂事,也是一种蔑称。

 老伴。原来是太子称呼老太监的,现在通用于老年夫妻之间。

       比如,人家客客气气地问:“您贵姓?”回答必须是:“免贵姓……”;而不能自我介绍说:“我贵姓……”外交辞令,讲究严格的尺寸,这是最起码的文化修养,不应该弄错。

       怎样对人文雅地称呼自己的妻子?

 称呼自己,称呼他人,看似容易,实则未必然。称呼,在汉文化中,是极有讲究的。不小心,就容易弄错闹笑话的。不信,请先看要算是很有文化的名人,也同样一不小心就弄错了。如央视著名主持人白岩松近日谈自己的“幸福生活”时说:近年来我跟夫人约定要回到极简的生活当中去,寻找简单的幸福。去年一整年我几乎没买过衣服,我现在穿的裤子是十几年前买的,鞋子都五六年了。白岩松称自己的妻子为“夫人”得当不得当?若不细究,听了还觉得人家不愧是“高知”,是“名嘴”,连叫老婆都叫得那么优雅动听。其实呢,白松岩称自己的妻子为“夫人”,是失当了。“夫人”这个称呼,称谁的?谁称的?一般情况下,可以不甚了了,哼哼唧唧也可以应付过去,若究起真来,那可不得了了。“夫人”这个称呼,见诸文字记载最早为周代。其时,用以称诸侯之妻。《礼记·曲礼下》:“天子之妃曰后,诸侯曰夫人。”又古代也用以称帝王之妾。《礼记·礼下》:“天子有后,有夫人。”到了汉代,“夫人”的地位略有下降:列侯之妻也称夫人。《汉书·文帝纪》:“七年冬十月,令列侯太夫人、夫人……无得擅片捕。”汉代,还可以用做一般妇人尊称。《史记·刺客列传》:“市行者诸众人皆曰:‘……夫人不闻与?何敢来识之也?”(引用的句子中的“夫人”指的是刺客聂政之姊聂荣,也叫聂荌)。到了唐代,又用“夫人”作为命妇的封号。其时,文武一品及国公母妻为国夫人,三品以上母妻为郡夫人;而宋代,执政以上之妻封为夫人;明代一品二品之妻皆封夫人;清代并封宗室贝勒至辅国将军之妻为夫人。至于至于现代,夫人,则用来尊称对方的妻子。综上,可以知道,第一,“夫人”是用来尊称他人的妻子,而不能用来对人称呼自己妻子的。第二,“夫人”不是任何时代,任何人都可以称呼的。那么,现在对人称呼自己的妻子应怎么说呢?正确的称呼是:(我)太太。

 说到“太太”这个称呼,也同样,不是任何时候都可以用来对人称呼自己的妻子的。也大有讲究。“太太”这个称呼,最早见于明代。胡应麟《甲乙剩言》:“部民称呼有司眷属惟中丞以上得以称太太。”以后,凡仕宦之妻皆通称为“太太”。另者,“太太”这个称呼,旧时有权势的富人也用来对人称自己的妻子;仆人等称呼已婚女主人。近代,“太太”也用为对已婚妇女的尊称(带其丈夫的姓);也可用来称某人的妻子或丈夫对人称自己的妻子(多带人称代词做定语)。弄清楚了“夫人”与“太太”的用法,可以避免如文化人白岩松先生一样闹笑话。看来还是有必要的。

  据上,古时的老百姓是没有资格用“夫人”或“太太”这些称谓来称呼自己的妻子的。

 以上讲的是“文雅”地称呼自己的妻子的大略沿革。至于旧时谦称(有些还带有贱称意味)自己的妻子,更是五花八门,不一而足。下略作介绍:

 荆人、荆室、荆妇、拙荆、山荆;内子、内人、阃内、贱内、房下、家下、鄙房、浑家、执扫、浣濯之贱;堂客;糟糠、婆娘……

     三、兄——不一定指哥哥,不一定限于男性。

礼仪之邦——中国人不该叫错的“三个称呼” - 潇洒走一回 - 潇洒走一回的Blog

(鲁迅和许广平)

       兄,指哥哥;在文化人的交往中,则超出了这个意义,朋友互相尊称便启用这个词儿,书面体中尤为常见,比如,仁兄、学兄、大兄……甚至干脆称为“某某兄”。首先,关系密切的哥们儿之间,可以这样文雅地称呼。古代同科进士,年龄相差悬殊,甚至奶油小生和老糟头子们同出一门。没办法,肩膀齐为弟兄,即便相隔60岁,也只能以“年兄、年弟”相称。此外,普通长者也可以这样亲切地称呼年轻后学——当然,年轻人千万别不识抬举,万勿这样称呼尊长。还有,男人也可以这样恭敬地尊称女士。鲁迅先生和学生许广平恋爱,他们的情书被编辑成著名的《两地书》。两人之间,便是以“兄”相称,既亲切,又持重,颇为得体。兄,已经派生出了“先生”的意思,比所谓“师长”的感觉,更平易近人。我认识一位女作者,采访过冰心。冰心热情地赠书题款,写道:某某兄指教。那位女作者居然把这段经历作为笑话,逢人便说:冰心分不清男女,白纸黑字的题赠不得体。殊不知,这位女士还未弄清“兄”的另一种含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3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